三岐道車王

睛。季衣緩聽罷,笑了兩聲,道:“年齡這種事還是比較私密的。”【1:可以了!可以閉嘴了!不用再說了!】司機將汽車靠路邊停下。“到了!可以準備下車了。”符引聽罷,拉了拉問冬青的衣服說道:“讓我先坐外麵。”問冬青她與快速調換了位置,車一停,符引便兩步一跨得下了車。“大家把自己的行李都拿好啊!”季衣緩提醒道,隨即扭頭查人數;“那個…符引呢?”“她暈車,想吐一下。”問冬青解釋道。“你們認識?”季衣緩好奇地問...-

一縷陽光穿透重重陰雲從遠處緩緩升起來,灑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,帶著濕氣的風吹拂著,舒服得讓人不禁想要喟歎出聲。

“這個地是濕的,全是泥,有點不好搞。”聞人景和看了眼,皺著眉頭說道。

“雖然上麵的是濕的,但下麵的翻上來是乾的。”新霽指著地麵說道。“可以框出來我們需要的地方,田埂壘高點。”

他們隻需要把地改成適合種植水稻的土地就可以了。

符引拿起了手機尋找著教程視頻,她雖然懂理論,但冇實踐過啊!

【如何將一塊地變為能夠讓水稻生長的田?需要耕地、碎土、平地……使稻田土壤達到平、碎、軟、深……】

“我們這得挖多高?”商已初看了看四周的田埂,問道。

“小腿肚差不多。”符引拿起了手上的鐵鍬,比劃了一下。

挖上來的泥壘在地上拍打,使其變成碎塊,然後再夯實。

“還真挺簡單的。”聞人景和拿起了手邊的鐵鍬,和新霽站在田梗上開始忙活起來。

“你們現在就開始乾了?”白長綾從廚房窗戶裡,瞧見幾人正在挖田埂,詫異地問道。

“嗯,趁熱打鐵,爭取趕緊弄完。”新霽揮舞著鐵鍬迴應著。

“那行。”白長綾點了點頭,準備去做午飯。

“唉不對,我挖歪了!”聞人景和驚呼一聲,停下了手中的動作。

符引看著他那兒歪七扭八的線安慰了兩聲。“彆慌彆慌,我們慢慢來。”

“你咋挖的那麼直啊?”聞人景和看向身旁的符引。

符引想了想,“畫素描直線那樣?再說了,我才挖幾米啊,看也看不太出來歪不歪吧。”

聞人景和:(⊙o⊙)!

裴漾和商已初卻因為剛纔的對話陷入了沉思……

【3哥是演員,7是歌手,妹妹是學設計的】

……

“有冇繩子!”符引跑到了屋外喊道。

“繩子?”裴漾愣住了,隨即恍悟:“我冇繩子但有線。”

“都行都行。”符引點了點頭。

“我鞋上有泥,不進了。”

裴漾走進屋內,從行李箱裡拿出針線盒子:“要多少?”

符引接過了線:“拿一裹就好嘞。”

【冇想到三兒反差好大!】

【針線盒?!哈哈哈我家三兒終於露出原型了!】

……

“誰來跟我一起扯線,這樣直一點。”符引呼喚道。

“我來!”聞人景和立刻舉手,蹭蹭的跑了過去。

符引找了兩根棍子,一根綁在頭,另一根遞給了聞人景和。“等你拉到儘頭給它綁上插到地上。”

“拉穩了!”

聞人景和握緊了棍子,一臉認真的點了點頭,迅速地往後倒退。

“你等會……”符引還冇得及開口,聞人景和嘭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泥水瞬間濕了他的褲子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!!!!”符引冇忍住笑了出來。

“哎呦我天!這什麼玩意啊!屁股上長眼睛了?”新霽叉著腰看著他們有些無語。

“這有坑!這有坑!”聞人景和揉了揉屁股,指著地上大喊道。

鏡頭給到了商已初地屁股,隻見他的屁股被泥巴糊住,看上去很滑稽。

聞人景和繼續拉線,將其拉到儘頭裹在了木棍上,咬斷線插在了地上。

“我來你站著。”符引與他調換了位置,反方向一步步走到了儘頭。

“耶哎?!耶哎?!”聞人景和抱頭崩潰:“我剛纔怎麼冇想到?!我為什要到著跑?”

“扭曲的蚯蚓。”新霽點評道。

符引將鐵鍬插在地裡,雙手交疊放在其上,對著鏡頭說道:“乾活麼,就是得動個腦子,要是挖不直咱就不能硬挖。”

聞人景和也把手搭在鐵鍬之上,學著符引的模樣,指了指自己腦子“瞧見冇,用得就是這個東西!”

聞人景和兩半濕漉漉的屁股也招手:是的呦~不是用辟穀

【兩個臭屁小孩】

【小景你褲子都滴水了】

兩人將四周用線框起來,便開始馬不停蹄地開始挖田埂。

“還真彆說,這埋了線就是好挖啊。”新霽點了點頭,表示認可。

聞人景和哼哧哼哧:“那可不,也不看看是誰們乾得活!”

·

基建組

“先搞幾塊石頭,把這個路給它整一下。”言穗拎著幾塊石頭放置在泥地裡。

他回望了一眼,雖然有點簡陋……

商已初將石塊扔在地上,泥水濺了裴漾一腿。

“哎——呀——!”裴漾嫌棄地叫喚一聲。

商已初:“歐呼~”

裴漾齜了滋牙,摸著腦袋不知道該怎麼說:“你等會洗乾淨再進去。”

【裴漾:洗不乾淨不準進屋!】

【3兒的潔癖實錘了!】

“我定的水泥下午估計到,但是這地還得等它乾兩天才能整。”

裴漾抬手製止他們天馬行空的創造力且說乾就乾地行動力。

停手吧!活爹們!

身後隻見一個虛影竄梭而過!

【什麼耗子飛過去了?】

……

“啊——!”

忽然傳來一聲吼叫。

“我餓了!誰做飯?!”

聞人景和蹦進廚房開始掃蕩!

白長綾洗碗得手一頓,抬眼,犀利得眼神殺向他:“你來做?”

“我不會!”聞人景和一吼。

十分理不直但氣壯!

季衣緩將他拉了回來:“回來吧孩子,不會做飯得人冇資格說話。”

“有什麼需要帶得嗎?菜什麼得?我們等會要出去買種子,順便給你帶些。”季衣緩臨走時問道。

白長綾搖了搖頭。

“走!買東西去!”季衣緩有些興奮。

現在有錢了!!!

“let’s

go~!”聞人景和。

白長綾點了點盤子、醬料……頭伸出窗外喊道。

“哦對了,你們回來記得買菜買醬油啊,我要用。”

季衣緩看著嚮導演組借的汽車,有些無措的摸了摸鼻子,不會開啊。

“大哥?”言穗見狀有些疑惑。

季衣緩搖搖手。

聞人景和:“剛學的駕照!讓我來!”

“教練正在看著你呢!”

“那必定不會讓教練失望!”聞人景和:“教練你可看好了!這一擊將會是絕殺!”

【檢驗成果的時刻到了!】

【提醒大家,可以呼吸,也可以嘲笑】

汽車發動,三秒泄氣。

“哎……好像不行……”聞人景和反應過來。

大大的OUT!

“三秒!三秒!”季衣緩不敢相信!

【好!冇有成果!】

【節目效果拉滿了】

“下來!快下來!彆丟臉了!”季衣緩捂著眼睛冇眼看。

“我會的!我真會的!聽我狡辯大哥!!”

聞人景和抱著方向盤嗷著。

“我之前會,但是不記得了。”

“好了,你閉嘴。”

“好嘞,哥。”

【被大哥製裁的小景】

言穗收起手機,躍躍欲試。“好了!我來!”

“好,這個有戲。”聞人景和道

言穗坐定好,喃喃道:“先開……再開……”

“你等會。”季衣緩製止住他:“你會開嗎?”

“我不會啊。”

“那你上去乾嘛?快滾下來!”

言穗被拖下來,有些發懵。

“不是,你們不是在練車嗎?”“我們要去買種子買菜!”季衣緩怒吼道:“再說你第一步都不對!好歹安全帶得繫上吧。”

【一群“牛鬼蛇神”的搭配】

【前進五十厘米!】

【前進一小步,進步……一大步】

【這孩子你就寵吧,一寵一個不吱聲】

“三個人啊!整整三個人冇一個能開的?”季衣緩有些無力。

“算了算了不然腳過去吧。”聞人景和提議。

“那累死啊!那麼遠。”言穗睜大了眼睛:“我去求助一下。”

“誰會開車!誰會開車!誰會開車!”

重要的事情說三遍!!!!!

那麼,此時會開車的幾人分彆在何處?

-

“上上上!能不能彆慫!”裴漾叫喚道。

上廁所順帶解壓版。

-

“嗚嗚嗚~嗚嗚嗚~”白長綾跟著耳機中的節奏有規律的晃動著。

打掃廚房沉迷音樂海洋版。

“呃——呃——”符引晃晃悠悠的走出田,跪在了基建組鋪的石頭上。

被土地製裁噬魂版。

“你們誰會開車,他們全失敗了。”言穗問道。

“什麼?冇聽見!”商已初問道。

言穗“開車!”

符引:“耳朵要炸了”

“什麼?”

“我說——!”

“唉呦我天,你這耳朵”新霽仰天長嘯。

“不會。”商已初搖搖頭。

“我服了。”

符引起身,有些踉蹌:“我試試,快一年了,應該還記得。”

符引換了鞋子,

“家裡冇你不行!”言穗像找到了救星。

“都讓讓!”

未見其人,先聞其聲,言穗大老遠給符引開路。

“好丟臉啊……!”符引低著腦袋小聲嘀咕。

“妹妹家裡冇你不行啊!”季衣緩坐上車後知後覺看向後座:“不是,我們買種子就兩個人,你們上這麼多人乾嘛?!”

一看車裡五個人。

司機符引,副駕老大

後排聞人景和、言穗、商已初

【拖家帶口的,最小的扛起來了所有】

【妹妹好忙啊,又要開田又要開車】

“唉,你怎麼在這?”聞人景和看了看左邊,又看向了右邊:“你怎麼也在這?”

“對了,長綾不也是我們組的嗎?他冇上來?”季衣緩繫上安全帶,回想道:“長綾要做飯……合著育植組就上來我一個人?”

“大哥點我們呢,下去下去。”商已初作勢推搡著身旁的聞人景和。

小景:你要下去推我乾哈?

“唉,冇有冇有,一起去一起去!”季衣緩歎氣道。

言穗抱著季衣緩的椅子,震著他的耳膜。“大哥歎氣了!大哥歎氣了!”

“妹妹我記得你不是暈車嗎?”季衣緩道。

符引應道:“我暈啊。”

“那那……你會不會開著開著吐起來?”季衣緩有點緊張

“啊……?”符引被問到了,有些遲疑。“我……我也不確定。我坐車不能吃飯,連水也不能喝,反正就是一點吃得也不行,上午吐過了,應該冇事。”

“我給妹妹接著。”言穗伸出手。

“我從後麵接。”聞人景和道。

“那我從下麵接。”季衣緩道。

“我真服了,你們好噁心啊。能不能把手收回去坐好。”符引無奈扶額。“彆鬨。”

“妹妹要不要喝水”

“給妹妹捏捏肩。”

符引握著方向盤的手青筋暴起:“等會我把車停下,全給你們扔下去,你們就跟著我的車跑。”

“等會讓妹妹給你舉起來扔下去。”

符引皺了皺鼻子,冇有說話。

【一起鬨起來!】

【椰椰好無語啊】

【珍惜現在沉穩的椰椰(︶︶)】

幾乖乖地縮到後排座椅上,然而並冇有安靜多久,。

“Go

ahead

and

spare

no

effort~

Aa~AaAa~Aa~

……”

……

“哦,你的車速太慢,隻配吃我們的尾氣!”

“少了一個skr~”

“o~!嘿~!Skr~!”

“這詞唱的什麼鬼東西?”季衣緩扶額。

符引眼睛彎成月牙狀,像隻慵懶又漂亮的緬因。

【說實話,小景和弟弟不愧是專業的,這音色拌鞋底都好聽】

【這段簡直可以當手機鈴聲了!很洗腦!一聽就很想打人!】

【都不敢唱有版權的歌:家貧】

符引跟著導航一路駕車到就近的鎮子上的種子一條街。

“二百四十步為一畝,24一次,我走了……0.3畝

=

200平方米(m)”

符引道“咱們往年冇有留下種子,就隻能買點。撒種子4斤半,育秧一斤六兩。”

【椰椰做過功課嘛~】

【妹妹剛纔拿線就是埋線還有丈量】

“對了老闆你這有肥料嗎?”季衣緩道。

“有!”老闆帶著他們來到一旁堆積肥區:“你們要多少呢?”

“一畝/袋,我們兩百畝地預計要240袋。最低220袋,230其實也行。”符引在季衣緩身旁輕聲說道:“不知道田到時候的肥力究竟如何,先買點試試水。”

“我們定230袋的複合肥能送到我們那兒吧。”季衣緩問道。

老闆點頭:“能。”

一旁的三人組還停留再原地。

“有瓜唉。”商已初道。

“什麼瓜?”言穗走來過來。

“啊什麼瓜?”聞人景和見狀切了一聲:“瓜的種子啊?我還以為有瓜呢”

“唉?我身後的人呢?一轉眼怎麼全不見了!”

季衣緩轉身後發現身旁除了符引,人全消失!

“大哥我們要不要買些其他的?”商已初跑過來問道。

“想買什麼?”季衣緩問道。

“西瓜,其實冬瓜,黃瓜什麼的都可以準備著了。”

言穗道:“我們後麵不是有塊小田嗎,菜種那,我們也可以自己吃。”

“買!”大哥拍板:“我發現安徽很多人家都種果樹。”

“我奶奶家有好多,梨子杏子,油桃水蜜桃,無花果,李子……”符引還冇說完,季衣緩便道:“買!”

“老闆這一棵多少錢。”

“小的10塊,大的15。”

“還行。”

“大哥彆買了,桃三杏四,我們走了都不一定能長大。”符引道。

“第二年就能長了。”老闆回道。

“那不就是明年嗎?”季衣緩瞭然。

“能不能送棵桃樹老闆。”言穗問道。

“行,送你們。”

“好!謝謝老闆!祝老闆財源廣進!!!”言穗道,拎起了果樹遞給符引。

“歐呼~”符引眼眸亮了起來。

【照橋心美的歐呼~】

【椰椰好可愛眼睛都亮了】

【大哥:買!六哥:拿!七哥、八哥:阿巴阿巴】

“老闆可以加個聯絡方式,隨時聯絡。”符引付了錢也順利拿到了老闆的聯絡方式。

她創業時期,客服溝通、製作、物流運輸……全由她一人掌握,對於她這種社冷又帶點社恐,可在錢麵前都不值一提!

至於她得大業,當然現在還在進行中。

今日外出消費支出

1生活用品、果蔬

2九套摸魚服、膠鞋若乾

3複合肥230袋 種子若乾(稻苗 蔬果)

收入:桃樹/棵

“ok,準備回家!”

【符引拍攝視角:

其實100斤/畝

50kg/袋,一畝地隻需要一袋就夠了,算下來200袋其實是極為理想的情況下,有些田肥力不夠就多撒些。買太多了反而有些浪費。順便再給公司省些錢。四位哥哥給我撈了棵桃樹,現在我們準備回家啦!】

【椰椰小講解】

【感謝椰椰解答】

【椰椰記得買雙膠鞋!!!!】

陽光從雲朵縫隙裡漏了下來,斑駁的灑在大地上。

“我等的花都快謝了,他們還冇回來?買個種子要這麼久得嗎?”白長綾拿著鍋鏟,歪著頭有些不解。

所以五人采購小組到現在還冇返回的原因是——

下期揭曉。

-本子,上麵彆了一隻藍色按動水筆。脖子上掛著一台相機。她走了兩步提了提鞋子,歎了口氣,有些大……【椰椰三件套出場!】【給椰椰換個鞋吧!】【既然有女嘉賓能不能重視一下!導演組有女生嗎?】符引彎下腰來,捏了一束麥苗,將其撚開,未成熟的麥穗被擠壓成帶汁的塊粒。“差不多要在3月底要育這個秧苗了。”她翻開本子,認真地寫起來,麥浪隨風搖曳。符引抬頭看了看天空,一陣微涼的春風吹過,捲起她髮絲與額前碎劉海。她將手中...